您的位置 : 首頁 > 走近委員 > 委員風采

魏春榮 今生惟在戲中活

崔 晨

時間:2019-05-20   來源:2019年05期

  走進北方昆曲劇院,就走進了北京市政協委員、國家一級演員魏春榮的地盤,從10歲學藝開始,她就沒有離開過這里。在陳舊的排練廳里,在“戲比天大”四個紅色大字下,有年輕演員在備戲,周圍散落著各種道具、戲服……這再熟悉不過的場景仿佛將魏春榮帶回30多年前初初學藝的日子,從開始到現在,她與我聊起了她的昆曲人生。

  做“走心”的藝術

  “不唱戲老天生我做什么,珠簾秀今生惟在戲中活!”這是魏春榮扮演的昆曲《關漢卿》中元代名伶珠簾秀的一段唱詞,戲如人生,這段唱詞也是魏春榮藝術人生的寫照。

  小時候魏春榮的父母在國外工作,為了減輕奶奶的負擔,就給她報了寄宿制的昆曲學員班。從小熱愛文藝的魏春榮經過層層考試,一路過關斬將,成功入選,開始了她的學藝之路。

  剛開始的學習可以說是痛苦的、枯燥的,拿頂、下腰、踢腿、撕胯……小小的魏春榮不明白,自己明明唱的是文戲,為什么還要花大量的時間去練習這些武戲才用得上的基本功。這樣的練習一練就是三年,直到后來她登上了屬于自己的舞臺時才終于明白,正是那頭三年的堅持,才成就了她后來扎實的舞臺功底。

  魏春榮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有戲迷曾說,“看魏春榮上妝是一種享受,撲閃的大眼睛,細尖的下巴,一吊眉,風情都出來了”。無論是《長生殿》里深情脈脈的楊貴妃,還是《游園驚夢》里癡心不改的杜麗娘,她扮演的每一個角色都能做到眉目傳情,令觀眾過目不忘。其實生活中的魏春榮有些近視與散光,這樣出神入化的表演是靠千錘百煉才練就的。“記得小時候我演花旦,亮相時真是有多大眼睛就瞪多大。后來漸漸明白了,眼睛不在于大,而在于神。” 飾演不同的人物運用不同的眼神,表現不同的情緒也有不同的眼神,“同樣是恨,在不同的故事背景和人物心理下,這恨的程度肯定不同,表現它的眼神也自然要不一樣”。漸悟此道的魏春榮整天對著小鏡子練習,反復試驗、揣摩,經常是練得淚流滿面,才將北昆韓派善用眉目傳神來刻畫人物的表演藝術風格繼承得爐火純青。

  14歲那年,魏春榮有過一次“觸電”經歷,87版《紅樓夢》劇組到班上挑演員,選中魏春榮扮演芳官,因為怕耽誤功課,魏春榮改演戲份較少的襲人的表妹。這在外人看來是一次難得的轉行機遇,卻堅定了魏春榮對昆曲的堅守。“因為拍攝電視劇是碎片式的,情緒可能剛調動起來又要停下來,常常需要等待,我覺得它沒有舞臺那么有魅力。舞臺上的表演是一氣呵成的,通過演員給觀眾講述一個完整的故事。雖說反復演同一個戲,但每次表演場地都不同,需要根據表演的區域調整眼神的位置等加強和觀眾的互動,每次都有新的體驗。” 對魏春榮來說,每一次舞臺上出現的或好或壞的狀況都是珍貴的經歷,每一次舞臺下觀眾的反應都是極大的鼓舞,這是其他任何東西都換不回來的。

  魏春榮堅持做“走心”的藝術。“像《牡丹亭》我演了不下一百次,但每次都會有不同的點去打動觀眾。演員最忌諱的就是演疲了、演油了,最后變成只演一個皮毛,這是最可怕的。不能打動人心的藝術是沒有生命力的。”所以她不停地逼著自己,不斷揣摩人物,從戲里挖掘更多的新東西,哪怕只是一丁點的變化。“每次演出,我都要保持一定的緊張度,而不是把自己當作一個熟練工,像吃一日三餐那樣走過場。”

  2003年,魏春榮憑借《水滸記·活捉》《孽海記·思凡》和《鐵冠圖·刺虎》三出戲榮獲中國戲劇表演最高獎項——梅花獎,30歲出頭的年紀就能獲此殊榮,這在昆曲藝術界是極為罕見的。而談起成名,魏春榮更愿意用“成熟的演員”來總結自己。魏春榮認為自己真正的成熟是在獲得梅花獎之后,“梅花獎不是終點,而是一個新的起點,它對我的再成長起到了助力作用。我感覺自己之后的表演更加收放自如、游刃有余”。

  深耕昆曲文化傳播

  有人說昆曲是博物館藝術,但在魏春榮眼中,有著六百多年歷史的昆曲依舊鮮活。而如何讓昆曲藝術活在當下,是她思考最多的問題。所以當網絡游戲《王者榮耀》開發團隊找到魏春榮,希望她能為游戲角色甄姬配音時,魏春榮覺得這是很好的跨界合作。無論是人物打斗時的呼和,還是配合人物動態形象的唱段,魏春榮都用專業的昆曲唱腔進行了配音。也讓昆曲《牡丹亭·游園驚夢》以一種接地氣、具有視聽誘惑力的方式,闖入2億游戲玩家的視野,許多玩家高呼“眼前一亮”。魏春榮對這樣的反饋感到十分欣喜,因為有受眾因她的配音專門去了解游戲中人物的那個唱段,繼而走進了昆曲藝術的大門,被園中的芳香所吸引,從而愛上了這門藝術。

  在配音之外,更讓魏春榮激動的是,她還為廣大玩家上了一堂王者歷史課“當王者遇到昆曲”,帶大家品鑒昆曲之美。“昆曲藝術的傳播不僅需要演,還需要講。以前,我是一個特別不擅長說話的人,而現在,你不喊停我都停不住,因為我意識到不能這樣,你不發聲永遠沒有人會知道。在這個行業這么多年,我覺得‘獨樂樂’終究不如‘眾樂樂’。”

  魏春榮為宣傳昆曲做著各種努力,哪怕對昆曲只是有一點點裨益,她都樂于嘗試。她力推昆曲衍生品產業,與美妝公司聯合推出帶有昆曲風格的“貴妃口紅”。“我們前期做了大量調查,看大家喜歡什么樣的顏色,最后選出了‘鵝冠紅’和‘湘妃紅’,這兩個名字也都很有特色。像西方的迪斯尼、漫威等品牌都衍生出很多周邊產品。這也是昆曲可以有所作為的一個方面,昆曲可以是多元的,衍生品是一個突破口,可以讓舞臺上的流光溢彩融入尋常生活。”

  魏春榮始終把握一個標尺,那就是昆曲的跨界和融合一定要把握好度,不能丟棄了昆曲藝術本身的根,絕不能為了迎合另一種藝術形式而把昆曲弄得“四不像”,“我要做的是借助更多的現代傳播途徑去展示昆曲之美,為古老昆曲爭取更多的潛在觀眾”。

  全新的角色

  2018年,魏春榮成為第十三屆北京市政協委員。說起來進入這個角色于她并不容易,遠不及在舞臺上學一出戲那么快。“作為演員,可能我更容易融入一個有劇情、有情節的角色當中,而政協委員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角色,有著現實的擔當。”魏春榮說,“第一年拿著政府工作報告,感覺跟我平常拿的劇本完全不一樣啊。我花了不少時間才適應了這個新角色”。政協委員的身份讓魏春榮更加注重觀察,“學戲也要觀察,但主要是觀察人,現在我更多的是觀察環境、觀察社會”。

  魏春榮的第一件提案,還是受她的老師、已故著名昆曲表演藝術家蔡瑤銑的影響。蔡老師也曾是政協委員。魏春榮回憶,當時北方昆曲劇院后備力量匱乏,她們這一批年齡已經很大了,中間一度出現斷檔,沒有新生力量注入,于是蔡瑤銑老師寫了一個提案,建議招收新的昆曲學員。“正是因為她的提案后來我們有了一批新學員,現在這批學員已經長成,而且成為北方昆曲劇院繼我們之后的中堅力量。我想,政協委員的作用正在于此。”魏春榮說,她也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為昆曲、為傳統文化藝術做些事情。

  昆曲被稱為“百戲之祖、百戲之師”,其作為非物質遺產的代表作,最大特點之一就是“戲以人傳”。因此,魏春榮提出了加強昆曲從業人員梯隊化建設的提案。她在提案中指出,昆曲的傳統劇目有700多出,而現在舞臺上常演的不足100出,“劇目是一個劇種的根本,恢復這些劇目,不僅要靠在職從業者的努力,更要靠眾多退休老藝術家的傳承與教授”。對此,魏春榮建議,除了本身流傳下來的劇目,更應該鼓勵有能力“修舊如舊”、具備“捏戲”的老藝術家,根據曲譜恢復部分失傳的劇目,還應增加老藝術家的傳承收入,并提高他們的社會地位。這不僅包括現有的“非遺傳承人”,還應包括眾多長期淡出舞臺、以教學為主的藝術家們,“調動他們的積極性,讓更多傳統優秀劇目薪火相傳”。

  在履職中漸入佳境的魏春榮,善于把工作與履職有機結合起來。今年兩會,她帶來了利用互聯網、大數據等新興技術手段助推昆曲藝術傳播的提案。提出這樣一個提案,源于2016年魏春榮曾與大數據公司采用互聯網方式運營的“郎園劇場”合作,“量身定制”了幾場演出,收到了良好的社會效益與傳播效益。“互聯網運營的演出完全靠大數據支撐,摒棄了傳統的宣傳手段,以互聯網社群宣傳為主導,用線上社群推動線下活動,通過多元化的網絡載體進行線上直播及同步互動,使演出突破時空的限制,創造全新的觀戲體驗。整個演出的籌劃,也完全基于大數據洞察分析,精確畫像鎖定數據渠道,從原點人群到目標人群;確定規模和票價,使用眾籌完成票務整合;建立數據驅動的策劃、執行演出新模式。”魏春榮認為,借助互聯網和大數據手段進行昆曲乃至戲曲文化、傳統文化的傳播,是一條必須要走的路,而且是完全可行的。她想通過這一提案,打開昆曲藝術的每個觸角,促進昆曲藝術與新興互聯網產業深度融合,助力昆曲藝術很好的傳播、傳承。

  昆曲積聚了六百多年來中國文化的精髓,體現了中國人對于美和道德的理解。舞臺上的魏春榮演繹著昆曲,為昆曲注入新的活力,而昆曲也在塑造著魏春榮的人生和追求。

ppt动画传奇电子书
今晚六开彩开奖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 小鱼儿主页域名58123 山西新十一选五历史遗漏数据 新疆时时三星和值走势图 白小姐中特网免费资枓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软件 杏官方网新时时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下载 四川快乐12任先走势图 福彩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开奖查询 黑龙江时时不 2018年香港开奖结果香港最决 12选5任选五中奖概率 赛车pk开奖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