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走近委員 > 委員風采

毛穎梅 讓遲開的花兒同樣芬芳

郭 隆

時間:2019-06-24   來源:2019年06期

  課堂上,時常有一些被認為是“差生”“后進生”的孩子喜歡跟老師“對著干”:上課發呆、隨便下座位、作業完不成、喜歡打人罵人……他們似乎總是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樣……

  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聯合大學特殊教育學院副教授毛穎梅,多年來持續研究學齡兒童行為障礙問題,并走進學校、幼兒園全面觀測“問題”學生的行為表現,開展心理問題專業評估,利用沙盤游戲等專業方法對學生進行早期行為干預。此外,她還發起了“春暉行動”,對有特殊需求的學生、家長和小學教師進行特殊教育知識培訓。

  探尋“病”因

  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專業的毛穎梅,本來是一名普通師范教育教師。在課堂教學實踐中,她越來越清晰地注意到,有些孩子經常會讓老師感到特別頭疼:他們外表看上去并無肢殘,智力水平也屬正常,但在學習生活中往往表現出異于同齡孩子的多動、注意力不集中、讀寫困難、情感缺陷、人際交往障礙等等。“當我查到一組數據的時候,感到了問題的嚴重:1985年北京地區學齡兒童行為問題患病率為8.3%,到2003年這個數字上升到18.2%。”從此,毛穎梅開始關注“問題”學生這個特殊群體。

  2002年,毛穎梅來到北京聯合大學特教學院工作,開始系統地調查“問題”孩子的狀況和特殊教育面臨的問題,進而研究特教工作的方法與策略。

  每周,毛穎梅和她的研究團隊都會來到小學或幼兒園,走進課堂,觀察孩子們上課時的表現并與老師、家長座談,更全面地了解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現。

  “有一位一年級的學生讓我印象很深”,毛穎梅說,這個孩子上課很平穩,聽、說方面也還流暢,但就是在老師聽寫生字時,一味地在本子上畫圈,不能獨立完成書寫。起初,老師認為他沒有認真聽講,要求回家后反復練習,家長也給予了悉心指導。可是第二天老師重復聽寫,他仍然在本子上畫圈。“老師會覺得他不用功,甚至很‘笨’,但后來的專業評估表明,這個孩子的智商水平是正常的”,毛穎梅說,“這其實就是書寫障礙,是兒童神經發育障礙的一種表現”。

  在對“問題”孩子的入學表現進行大量調研之后,毛穎梅發現,存在學習障礙、注意力缺陷問題的孩子,他們在課堂上往往表現為“走神”、玩手里的東西或盯著一個地方發呆,而多動的孩子甚至會下座位、亂抓東西、不停地影響別人。“他們擾亂了課堂秩序,老師當然很生氣,懲罰他們練坐、罰站,然而這幾乎沒有效果。”究其原因,毛穎梅解釋說,這些孩子的行為表現是有生理基礎的,“注意力障礙是因為腦功能覺醒的程度不夠,只有通過動來保持清醒,不讓自己陷入昏昏欲睡的狀態,而老師會認為他們是作息時間不規律導致睡眠不足或者對學習沒興趣”。

  “很長時間以來,社會、老師和家長,對于腦功能異常導致的兒童精神障礙是沒有概念的,而是習慣性地把他們的問題行為歸因為個人主觀故意或家庭教養不良。”毛穎梅舉例說,有一個讀高中的學生,她的數學成績排全年級第一,而語文卻是倒數第一。老師和家長都認為她學習偏科,主觀上對語文學習不喜歡、不努力、不勤奮。“實際上這有可能是神經系統發育問題的表現,需要用特殊教育的方法對孩子進行早期干預,找到完成學習任務的策略。”

  毛穎梅的調查結果支持了她的觀點,研究團隊為137名老師提名的“問題”學生做了標準化評估,評估結果顯示:表現最嚴重的是多動行為有71人,占檢出率的52%。其次是注意缺陷、疑似學習障礙,而智力低下問題檢出率最低,只有10 人,占比不足1%。

  毛穎梅說,標準化評估及分析中發現兩個問題:其一,對教育教學工作有明顯干擾的行為,更容易被老師關注,而較為隱蔽的、對課堂秩序影響不大的社交退縮、學習障礙學生往往被忽略。其二,教師不了解有的學生存在學習障礙是導致學習困難的根源。

  早期行為干預

  “對孩子們的幫助一定是越早越好,在1至6歲進行早期干預,就能夠讓他們盡可能適應今后的學習生活。”身為特殊教育領域的專業人士,毛穎梅知道,只要有科學的“特殊教育”來引導,孩子們的身心健康問題就能得到改善或解決,而加強校內外的兒童精神衛生工作成為解決問題的重要途徑。

  早在幾年前,毛穎梅基于調研向所在的致公黨豐臺區工委提交了一份建議,呼吁對小學生進行行為問題初步篩查,為教師開展專題特殊教育知識培訓,為學生及家長提供專業輔導。這份建議得到了致公黨豐臺區工委的重視,經過協商議政,形成提案提交到了豐臺區兩會上。2013年下半年,豐臺區教委正式啟動“春暉行動——豐臺區公辦小學特殊教育需要學生輔導及教師培訓”項目。

  在“春暉行動”中,毛穎梅指導學校老師們用更為專業、科學的方法來指導和幫助“問題”學生,轉變對待有問題行為學生的態度。如對注意力缺陷的孩子,要施行系統而持續的獎勵機制。強化物不僅是孩子們喜歡的文具等實物,更要側重于用他們喜歡參與的活動作為強化物,如幫老師分發作業、給同學們分飯菜、擦黑板等,用以強化他們行為的持續性。給予表揚的內容不是贊揚行為的結果,如考了多少分、做對了多少題,而是贊賞他們學習的過程,如“老師看到你寫字的時候特別投入、認認真真地寫這一‘撇’”。“這種方法旨在培養學生自覺調控行為的意識,告訴他你可以控制你自己,幫助他建立信心,慢慢延長注意力集中的時間。”毛穎梅解釋說。

  除了講解方法,毛穎梅每周到學校都會接觸學生,對他們進行行為干預。面對存在閱讀障礙的學生在讀課文時跳字跳行情況嚴重,毛穎梅在他逐字逐句指讀時,認真傾聽,幫助孩子建立自信;識字困難的學生,毛穎梅帶著他用手指沾著水在桌子上一筆一畫地練習書寫,把視覺輸入變成多感官輸入以增強記憶。

  在與幼兒園、小學老師的座談中,毛穎梅了解到,老師們想幫助學生的心情是迫切的,但不知道什么樣的方法有效。如自閉癥的孩子在人際交往上存在缺陷,老師很關心地讓其他同學主動找他玩,但彼此之間玩不到一起,沒有互動,對“問題”孩子的幫助甚微。于是毛穎梅采用推廣游戲的方法,通過孩子們一起玩游戲、下棋、講故事,讓彼此間建立一個可供交流的載體,引導孩子們在游戲中或表達自己的想法,或模仿故事里的人物來展開對話、形成交流。

  “干預模式不是把這些孩子特殊化,而是把他們放到自然環境里去幫助他。”毛穎梅通過沙盤游戲療法對孩子們的心理問題進行集體疏導,引導孩子們樹立規則意識,在拿玩具、擺玩具、整理玩具的過程中,逐步鍛煉他們的注意力專注、注意力分配、注意力轉移的能力,學習傾聽,嘗試表達自己的想法。在持續了一段時間的行為干預后,毛穎梅再次觀察同一批有注意力障礙的孩子,發現他們正在教室里安靜有序地做事。

  通過調研、學習與行為干預實踐,毛穎梅豐富了自己的研究成果,陸續發表了《特殊兒童游戲治療》《特殊兒童心理咨詢概論》《一至三年級小學生常見行為問題的研究》《國外自閉癥兒童游戲及游戲干預研究進展》《游戲治療的內涵及其對智力障礙兒童心理發展的意義》等著作和論文,形成了兒童行為問題早發現、早診斷、早干預的系統方法。

  亟須專業支持

  “春暉行動”實施5年多,讓毛穎梅既感到高興,又有一些擔憂。她說,目前參與的學校已經增加到20多所,大批“問題”學生的問題得到緩解。但因為重視不夠以及人員、經費不足等因素,心理健康課程、個案研究還難以在更多的學校普及并發揮作用。

  “對兒童心理健康輔導非常有效的沙盤游戲設施,雖然配備了許多學校,但實際上成了應付檢查的擺設。三年級以上應有心理健康課程,但是很多學校的心理老師被當成了‘萬金油’,哪里需要往哪里搬,難以集中精力實施心理健康引導。”毛穎梅說,目前我國兒童精神衛生經費包含在0至6歲兒童保健經費中,主要服務精神發育遲滯、孤獨癥兒童。學校、家長對兒童精神衛生的了解和重視不足,對兒童的異常行為的敏感度不高,無法有效應對。

  數據顯示,在一些發達國家有超過四分之一的人口有著“特殊教育”的需要,至少有八分之一兒童需要特殊教育服務。在國內,特殊教育服務面臨實踐少,缺少跨專業合作機制、特教專業人才缺乏、社會認知度不高等一系列問題。

  作為市政協委員,毛穎梅很迫切希望利用政協這個大平臺,呼吁社會更加關注兒童心理健康和隱性障礙問題,對老師和家長宣傳、普及特殊教育的必要性和有效方法。2019年市政協全會上,她提交了《關于設置并增加兒童精神衛生專項經費投入》的提案,呼吁在校園和社區加大宣傳兒童精神衛生知識力度,定期開展北京地區兒童精神障礙的流行率調查工作,開展精神衛生專業人員及幼兒園、中小學校醫培訓,探索常見兒童精神疾病的防治模式,并為兒童精神疾病患者及高危人群提供專業的精神衛生服務。

  “兒童身心發展障礙需要長期的、跨領域的專業支持”,基于此,毛穎梅建議,基于大教育觀搭建跨專業合作平臺。兒童發展過程中出現的特殊問題需要生理、心理、社會各專業領域人員的支持。因此需要以學校為基礎,搭建跨專業信息交流和合作平臺。此外,毛穎梅還建議出臺特殊兒童教育的相關細則,擴大融合教育服務對象。“動態評估,不貼標簽,基于兒童的個體差異因材施教。”

ppt动画传奇电子书
幸运飞艇公式算法技巧 河北时时11选五 重庆时时彩最快走势图 黄金计划软件幸运飞艇 棋牌大师下载 极速三d人工计划 百灵官网百人牛牛 腾耀2娱乐 即时比分大赢家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 飞艇6码倍投技巧 福建时时走势图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全盛棋牌6元app不洗牌 创富精英3肖6码本网站 时时彩教程图片